□晚報記者 石茗 報道
  不可否認,這已不再是一個男尊女卑、男耕女織、男唱女隨、男高女低的年代。有報道稱,當今的女人們變得前所未有的美麗、聰慧、健康、能幹、胸懷遠大、敢作敢為、意志堅定。男女的界限早已被打破,男人們能做的,女人們也早已經做到。而女人們能做的,男人們卻未必能夠企及。她們或以女性特質為武器,挑戰男性之霸權,或在同等的競爭環境下將男性對手遠遠拋離,或成功地解構了女性自身,以一種平等、獨立、自信的姿態脫穎而出。更有人甚至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認為,如今市場也開始以女人的標準為標準,以女人的判斷為判斷,以女人的趣味為趣味。但是,隨著女人的越發獨立富有,她們婚姻的成功率卻呈下降趨勢。也許就像英國小說家奧斯汀所說的,富有的男人都會有美滿的婚姻,這仍是一個普遍的真理,那麼富有的女人呢?面對婚姻,女人究竟應該更生猛,還是更柔軟?
  女人獨立是幸還是不幸?
  在美國,女性收入在過去25年裡增長了63%,而男性收入仍然基本保持不變。《絕望主婦》里的Lynette,結婚前收入就遠超其丈夫。在香港,過去20年職業女性數目也增加約6成,其中月入3萬元的女性更上升4%。在上海,在業人員女性平均收入已經達到了男性的70.4%。顯然,女人們應該更有信心了。但現實是,女人們的這種自信卻在婚姻感情面前常常受挫。
  白領鑫鑫告訴記者,看過《欲望城市》的人,都會記得,劇中人物夏洛特堅決認為買了房的女人嫁不出去,果然,她就真成了嫁不出去的一個。鑫鑫稱,她眼前的境況與夏洛特有異曲同工之處。作為自由職業人的她,目前已經是有房有車一族,在同齡人中,像她這樣境況的確實不多,所以,她在很多人眼裡,儼然是個成功女人。她承認,眼前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運氣,當然也有她的小聰明。去年買房,今年買車,這種節奏她自己都感到驚訝。只是眼看奔三的她,至今還待字閨中,剩女二字離她越來越近。幾次戀愛都以失敗告終。都說現代女人要經濟獨立才有底氣,可以有更多的選擇。事實卻是,買了房的女人少了很多選擇,那些沒房的男人,那些房子小的男人可能會望而卻步。而當遇到那些沒房或小房的男人,她自己也會想:同樣的年齡,居然還沒有她的現狀好,既然你比我還差,我為什麼還要跟你在一起?房子,在男人那裡是討好女人的最大本錢,而在女人這邊,卻成了向男人宣戰的資本武器:“我連房子都有了,還有什麼需要依靠你?”或許是一路宣戰,又或者是她遇到的男人很少有比她的條件更優越,所以,尋尋覓覓,最終還是孤家寡人一個。看著身邊那些無房無車的小資女,一個一個都已嫁為人婦,心滿意足地享受著男人給予的幸福生活,她的心裡真的很不平衡。那些曾經令她自豪顯擺的擁有,如今卻成為她爭取幸福的無形障礙。
  鑫鑫說,她和閨蜜也討論過這個問題,她們認為,女人有房有車,給男人帶來的心理壓力是女人很難想象和理解的。雖說這是個開放的年代,但是男強女弱的婚姻模式早已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徹底改變。關鍵是這類女人,提升的不僅是物質條件,還有那份趾高氣昂的態度,這類女人,打擊的不只是男人的自信,更會讓男人大傷元氣。
  娶老婆,多數男人更青睞“花瓶女”
  由全國婦聯和國家統計局聯合組織實施的第二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抽樣調查結果表明,82.4%的女性表示“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80%的女性“不甘心自己一事無成”。對於“女性應儘量避免在社會地位上超過自己丈夫”的說法,81.5%的女性堅決反對。即使丈夫收入高、家庭富足,88%的女性表示仍會參加工作或勞動。由此可見,女性的生猛已然成為當下社會發展的大趨勢。但是,作為同事,合伙人,男人欣賞那些強悍聰明、做事果斷有能力的女人,但一旦是找女友或老婆,大部分男性還是希望女人更溫柔更小鳥依人。香港著名離世女星梅艷芳曾在袒露自己心跡的一次訪談中說到,她相處多年的男友最後還是選擇了放棄,因為他告訴她,你如此強大,什麼事情都安排處理得妥妥帖帖,這樣的你還需要我的存在嗎?儘管她渴望像個普通女人一樣披上婚紗,與愛人共築愛巢,但至死這個心愿都為達成,給自己和愛她的人留下了一個終身遺憾。與其相比,同樣是港星,被公認為花瓶女的李嘉欣,卻在多年的小三經歷後,最終修成正果,嫁入豪門,成為許晉亨的妻子,圓了豪門闊太夢。不論是梅艷芳的豪邁和生猛,還是李嘉欣的小女人,同為女人,卻因為個性不同,生活狀態也會截然不同。所謂個性決定命運,在這裡似乎顯現得淋漓盡致。
  現實生活中,不少男人認為,女人和男人最大的區別在於其獨有的柔性特質,而這一特質,無論是在夫妻關係或人際交往,都會產生特有的功效。一些網友也表示,女人就做花瓶女又何妨?網友“hawk”關於花瓶女有這樣的文字:純潔的女人猶如玻璃的花瓶,她的心中是透明的,這份透明讓人可以看見其無瑕的心;高貴的女人猶如水晶的花瓶,典雅的氣質使人為之傾倒,舉手投足中的魅力盡在回眸淺笑中;端莊的女人猶如陶制的花瓶,她擁有著天然的質朴,渾身散髮著古典的韻味,讓人久久回味; 素雅的女人猶如竹藤的花瓶,有著自己清新的趣味,自然的眼光,仿佛午後的陽光,讓一切溫暖而寧靜;堅強的女人猶如金屬的花瓶,她有著常人無法比擬的毅力,那種不怕風吹雨打的品格讓你敬畏。生活中形形色色的女人,她們猶如各式各樣的花瓶,在人世間綻放著自己的風情。而擁有花瓶的人,都是那麼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所以,做個花瓶女人又何妨?你會有人欣賞,有人珍惜,有人憐愛,永遠的那麼賞心悅目。但是要永遠記得讓瓶中裝水,最少要能夠滋養你的家人……
  “生猛女”不僅強悍在外表,還有內心
  這似乎是個單身的時代,中國曆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時期的單身潮流像如今這麼洶涌,而這一群體中,生猛女性占了極重的比例。不少被稱為生猛女的白領紛紛為自己的身份搖旗吶喊。她們表示,完全無視別人給予的生猛女稱號。她們有自己的生活準則,更在乎自己的快樂,她們的生活完全按照個人的愛好和需求來安排。對於愛情,她們堅持忠誠,同時鄙視男人的不忠。她們認為,男人只是生活中的重要部分,相對而言,她們更重視工作和自己。她們不強求愛情,有幾個藍顏知己,生活一樣可以活色生香。她們視工作為經濟獨立的象徵,更是她們參與現代生活的一種方式。她們承認金錢的重要性,也許她們存摺里的總數不算多,但自己辛苦工作賺來的錢是獨立的保障,也帶來幸福感和安全感,更允許偶爾小小地奢侈一下。她們逛街,購物,這是放鬆心情的不二選擇。她們與許多朋友共處、為自己做點事、看電影、運動、看書以及睡覺,這是她們想要的生活內容。當然,她們更懂得照顧自己的身心健康。她們積極健身,她們接受芳香治療、按摩。她們願意做一切有利自己的事,併為此付出大量的時間和金錢,因為她們認為這是好生活的必須。
  白領劉英表示,只要把自己照顧好就行了的單身女人,相對來說有比較從容的時間,有獨立的金錢資本,有廣泛的社交空間,有安靜的心情打扮自己。她們總是能把自己調整得舒適而得體,明亮而動人,以期博得自己和周邊人的欣賞。而最重要的是,未來生活的不確定,以及無限的可能性,使得她們能夠始終保持在一個遙望的姿態上。她們生猛的不僅是外表,還有內心。
  不同價值觀,選擇各自的精彩
  做怎樣的女人,只有女人自己才能選擇。不管是生猛女還是花瓶女,在當下這個多元化的時代,大多數人依然相信,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那些幸福的花瓶女,用自己的智慧,經營者屬於她們的美滿婚姻生活。她們的生活目標明確,為此,她們不介意做男人背後的女人,更不介意被稱為某某太太。她們用心學廚藝,學女紅,她們把女人的賢良溫順表現得淋漓盡致。她們安心於相夫教子的安逸生活,她們不希望自己費盡周折地在職場上與男人拼個你死我活,更不願意自己辛苦賺錢養家糊口。她們享受安逸而平靜的生活。她們願意做全職太太,但她們決不會讓自己足不出戶。她們有充足的時間交友,學習,不斷地充實自己,提升自己。或許在眾多生猛女眼中,她們看似毫無獨立性,完全依附男人生活。但她們很清楚,這樣的依附只是表象,她們的內心是獨立的,自主的。當生猛女們用她們的豪邁和強悍衝擊男人的世界時,她們卻用女性特有的堅韌和溫情,滲透進男人的生活。她們在男人的眼光中多姿多彩,她們在自己的生活里,同樣擁有屬於自己的精彩。
  當然,生猛女也有生猛女的活法,她們能賺錢,會賺錢。儘管她們還單著,但她們不會凄凄惶惶,因為她可以憑自己的能力直奔小康。有了底氣,女人的心裡就淡定下來,可以從容地考慮戀愛結婚的問題。失戀或失婚再也不是讓她們痛不欲生的傷口,一份充滿挑戰和機遇的事業就能給她們充分的安定感。她們可以來去自由,不用在乎男人哀怨的眼光。因為她們不依靠男人,完全可以支配自己的生活,她們不花男人的錢,所以,也不用管他們樂不樂意。或許由於種種原因,看似男人在經濟上還占有優勢,但那些只掙不花得男人她們不屑,因為她們自信在理財方面的能力會讓男人望塵莫及。她們懂得投資債券、懂得炒作房產、懂得計算各種貸款的優劣差異,男人懂得,她們也樣樣精通。最重要的是,她們讓男人知道,沒有男人,她們也能很好地生活下去。  (原標題:做生猛女 還是花瓶女?)
創作者介紹

1503

qpxirnou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