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江蘇省無錫市,西前頭村的“周家老宅”內景。
周永康的“石油幫”轟然坍塌

“秘書六人幫”土崩瓦解。
  日前,中央巡視組第二輪“巡視清單”,披露了當前存在的“五大突出腐敗問題”。其中之一就是“山頭主義”、“圈子文化”。
  當前,有的領導幹部信奉拉幫結派,搞“圈子文化”,整天琢磨拉關係、找門路,看能抱上誰的大腿。上級對下級頤指氣使,下級對上級阿諛奉承,弄得黨內生活很不正常,把上下級之間的關係搞成了舊社會那種君臣父子關係或幫派關係。
  毋庸諱言,這種“山頭主義”、“圈子文化”,不僅渙散了組織,而且滋生腐敗,往往會造成窩案、串案、案中案、連環案,引發塌方式、系統性、抱團扎堆的集團化腐敗,亦可稱“山頭腐敗”。
  以筆者觀察,以“虎王”周永康為首的貪腐集團就是這種典型,在他的麾下聚集著許多貪官污吏。2014年7月29日,中央決定對周永康嚴重違紀問題立案審查,在此之前,他的許多親信就已經先期落馬。讓我們以“周永康腐敗共同體”為例,對山頭腐敗進行解析。
  有網友評論說,查處“周永康”案,採用的是 “自下而上”、“自外而內”的方式,即先查處外圍那些與周永康同流合污的官員及其親屬,最後再把“虎王”拿下。在軍事謀略學上,這叫“先易後難”,“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敵,後打集中和強大之敵”。
  具體說來,圍繞“周永康案”中紀委先期主要進行了“五大外圍戰”:
  一是“‘川軍’嫡系最先被查”
  周永康1999至2002年曾任四川省委書記,雖然在川任職時間不長,但他離開四川後即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公安部部長、黨委書記,後晉升為中央政治局常委,進入中國權力核心,其對四川官場影響巨大。
  在十八大召開後13個月時間里,四川就有原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原副省長郭永祥、原省政協主席李崇禧3名省級高官被查。而隨後,該省40多名廳級幹部先後落馬。
  2014年7月8日,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長譚力被查,其長期在四川任職,曾獲周永康提拔重用。
  二是“石油幫轟然坍塌”
  周永康在石油系統深耕多年,在1998年任國土資源部部長、黨組書記之前30多年裡,一直是在石油系統工作,官至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一批石油系統高官、高管都是在他任上得到提拔的。
  正因為他的影響,自去2013年8月以來,周永康的“石油幫”轟然坍塌,已被查處的高官包括升任國資委主任,此前任中國石油集團董事長、黨組書記的蔣潔敏;中石油副總經理兼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永春;中石油副總經理李華林;中石油副總裁兼大慶油田分公司總經理冉新權;中石油總地質師王道富、總會計師溫青山等等(下圖從左至右)。
  三是“公安系統多名高官被查”
  有網友評論說,去年12月18日,公安部副部長(正部級)李東生被查,拉開了清理周永康在公安系統腐敗鏈的序幕。兩個月後,北京市國安局局長梁克被查。
  2014年7月20日,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被查。
  即使在周永康被宣佈接受調查之後,曾長期擔任河南省公安廳廳長的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調查。
  而去年1月,曾長期擔任湖北省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廳廳長的吳永文被帶走調查。
  公安系統的高官紛紛“落馬”,肯定與執掌公安部、中央政法委10年的“周永康腐敗案”有關。
  四是“秘書幫土崩瓦解”
  7月2日下午,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連續發佈三則消息,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原副主任餘剛因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雙開”,公安部警衛局原正師職參謀談紅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 這三人有的共同之處,都是周永康的秘書。
  冀文林、餘剛曾在不同階段擔任過同一位前政治局常委的專職秘書,談紅亦曾擔任該前政治局常委的警衛秘書。
  而在此之前,周永康在不同階段“跟班”的另三名秘書也陸續被查,分別是原四川省副省長郭永祥、原中石油集團副總經理李華林和原中石油國際事業有限公司黨委書記沈定成。至此,“秘書六人幫”已土崩瓦解。
  五是“周永康多名親屬事先落網”
  有評論說,周永康多名親屬先他落網:■長子周濱曾為北京中旭陽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因倒賣油田及油井設備,參股四川商人吳兵、劉漢等旅游和水電開發,2013年12月1日被查;
  ■大媳黃婉曾擔任北京中旭陽光能源董事長,已被免去董事長職務;
  ■親家公黃渝生為北京中旭陽光能源董事,失去聯繫;
  ■親家母詹敏利,為北京中旭陽光能源大股東,已被免去中旭陽光監事職務;
  ■三弟周元青,曾任無錫惠山區國土局副局長,2013年12年1日被帶走調查;
  ■三弟媳周玲英,北京宏漢控制人,2013年12月1日被查;
  ■ 侄子周峰,為北京宏漢董事長,2013年12月1日被查。
  在周永康落馬前,他麾下的川軍嫡系、石油幫、公安親信、秘書幫、親人團“五大系統”相繼淪陷,其腐敗集團隊伍之龐大,的確令人震驚。
  其實一個時期以來,類似集團腐敗絕非個案,如郴州腐敗窩案涉及黨政幹部110餘人;黑龍江“韓馬案”涉及包括國土資源部原部長田鳳山、原黑龍江省政協主席韓桂芝等眾多高官和綏化市一大批官員共計260多人;茂名市原市委書記羅蔭國系列腐敗案共涉及省管幹部24人、縣處級幹部218人。
  對於這些官員熱衷拉山頭、搞宗派、劃地域,由此組成利益共同體,導致山頭式腐敗走高,對於這種“山頭主義”、“圈子文化”我們應保持高度警惕,並實施重點打擊。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1503

qpxirnou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